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义门李氏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080|回复: 1

<李氏家法>江南宁国府太平县馆田李氏宗族于清道光二十八年订立

[复制链接]

212

主题

0

好友

1776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3-12-8 01:19:52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李思勤 于 2013-12-8 01:22 编辑

家法引
汉卓太傅谓其部民曰:律设大法,礼顺人情。吾今以礼治尔,尔必无怨恶。若以律治尔,一门之内,大者可论,小者可杀也。由是言之,治家固以情不以法乎?曰,是不然。情以宽君子,法以惩小人。苟无其法,则小人皆得暴戾恣睢,以凌夫君子。彼为君子者,力不竟而势不敌,且将退避静默之地,以听小人之所为,世风尚可问乎?然则卓茂不言法何也,曰:恕也。曰:今之人胡不恕。臼:可恕则恕,不可恕则必执法以绳之。且今一邑之治乱兆于官,一乡之治乱兆于长,一家之治乱兆于主家之一人。其人贤则寓情于法之中,法不苛而情不滥,弱者怀德,暴者畏刑,家之兴也日可俟也。否则,纵子弟以乱法,则国法必至。国法至则非与家等矣。拘提褫魄,敲楚断肌。株连则罪及无辜,贿赂则破尽家产。「此始悔教诫之无人,致祸之迭生不已,晚乎。先人忧之,故拟定家法—篇,以示后人。犯者惩之,且能改者,恕焉,亦明刑弼教之意也。《传》曰:唯仁人放流之,屏诸四夷不与同中国,此谓唯仁人能爱人、能恶人。有齐家之责者,尚其鉴诸。
尽子道(第一)
天下无不爱子之父母,然或偏爱少子、私溺孽庶,往往有之。为子者当婉言讽劝,喻亲于有道,非仅以养生送死,为已尽为子之道矣。继母贤慈者少,如子能孝敬,或可化而为慈。即不然,亦当念父之分,孝敬母衰。盖母虽不慈,子不可不孝也。他如嫁母、出母,义与庙绝,虽父故不可迎归奉养、返葬同穴,或寄奉衣食以厚其生,死则厚其葬,可也。如为大故而去,(故而去)即不往来亦可。
笃友于(第二)
兄弟,天伦也,如手足然,不可乖舛。故《诗》有曰:岂无他人,不如我同父。近世兄弟相抵牾,其故有二,一在溺妻妾之私,以言语相谍;一在较货财之入,以多寡相争,甚至兴讼不已,子孙且世为仇,良可痛也。今通族务念同胞之谊,式好无尤,不惑妇人之言,不听小人之谤,轻财重义。内既可以息争,外亦可以御侮。即或小儿戏嚷,各责其子,嫌疑之释,以成和协之风。家道日昌,可预卜矣。
宜室家(第三)
夫妇乃人道之始,万化之基也,相敬如宾,岂容反目。虽夫为妻纲,固当从夫之命,然妻言有理,亦当从其劝谏。如妇人骄悍而挟制其夫,牝鸡司晨,为家之索,当严戒之。戒之不从,有恶行,出之可也。若娶妾,为生子计也。有子不得擅娶。若妻不容妾,其罪在妻,无子与妒均当去。宠妾凌妻,其罪在夫,当以失叙论罚。妾若泼悍无状,当废之。
睦宗族(第四)
汇苑云:人有宗族,然后长久,犹木水有本源,则亲睦尚焉。后世浇薄成风,视若秦越,是不知子姓之众,皆祖宗一脉所分也。顾一树干枝,总是一树;一源万派,总是一源。今日子孙当知本根之是庇,患难相顾,有无相济,缓急相通,尽其欢欣爱洽。不察乎此,以同姓之亲而操入室之戈,是祖宗之罪人也。被害者果有明证,投之祠堂,或责或罚,毋得宽贷。
立族长(第五)
我族向称三门老者,即族长也,在择仁义之人立之。仁爱则刻薄不生,而能成人之美;义断则姑息不争,而无长人之奸。倘族人有家务相争,投明族长,族长议论是非,从公处分,必合于天理,当于人心。轻则晓谕,重则责罚,财产为之分析,伦理为之整顿。如处分不服,然后共鸣之官府,以听讯断。若有挟私受贿,故意武断者,众共非之。凡经理公事,进出各款,年终均宜结清。每逢正月二十日,凭合族绅耆同看。三年后公举接办之人,不得私相接受。倘敢侵蚀,加倍议罚归公。如不遵议者,即作不孝论。
别男女(第六)
闺门整肃,风教乃行。昔季康子与其从祖母隔阂而语,孔子闻之,犹谓其男女有别,况齿与分相若,如叔嫂之不相授受者乎。十五岁以上,纵卑幼不得擅入尊长房内,必尊长呼唤方入。仆从之人,必主公有命,方许立门外听役。僧道医卜星巫,倘因疾病延请,止许中堂行事。手艺各色人皆然。彼拜认他人为父母姐妹,与自已受人之拜认,皆有为而为,甚于穿窬之盗也,并宜禁止。亦不许妇人入寺观烧香,违者责罚其夫。
严规则(第七)
周室向以八刑纠万民,无良之徒,且不容于朝廷之远,况近在宗族。见闻已稔,岂可姑宽乎。大凡家道中落,亦当于士农工商,各治一业,以为身家之计。不得以游手好闲,恃痞讹索,罔知羞耻。甚至为娼优隶卒,玷辱祖宗。以前有犯之者,姑听其改过。以后有犯之者,黜之,不准入祠入谱。他如与人有仇隙,不求族长分别曲直,猥以吊死、入水死、吞烟死,以及倚老拚命,倾人之家,荡人之产,族长亦得辨其真伪、重轻情节,不得概以人命论。
谨茔墓(第八)
夫茔墓乃祖宗体魄所藏,子孙命脉攸关,非眇小也。自惑于形家之说,往往有贪求吉地,延至数十年不葬其亲者。即已葬之冢,又或终岁不履其地,而风雨倾塌,狐鼠侵穴,犹然不知。今后祖冢颓废者,宜垒砌之,遗失者,宜清理之,加培封界。祖茔罅内毋得钻穴盗葬。如有此事及盗卖风水与人者,均以不孝论。倘或恣斫荫木竹薪,纵牲食践,均从重议罚。或异姓侵犯祖茔界址,彼此须协力鸣官惩治。
供赋税(第九)
吾人安居粒食,享太平之福者,皆朝廷所赐也。古语有曰:治于人者食人,治人者食于人。盖尺地莫非王土,一民莫非王臣,竭报效之忱,且有输恐后者。倘有奸猾鄙吝,昧奉上急公之义,拖欠不完;又或于他人应完之国课兜揽人手,而设计侵欺,皆将不免公庭之辱也,亟宜于祠内责之,使知改过,不罹其罪。如强项执梗,不肯俯服,即送官究治。
惩忤逆(第十)
罪莫大于不孝。如有子媳忤逆,初犯时,分长带入祠,令跪祖宗神位前,轻则罚,重则责,使改过自新。若敢重犯,甚至有殴伤等情,分长验其属实,捆送入祠责杖,情重者,令其自尽。如凶狠不服,送官究办。倘或因后妻之言,妄加罪于子媳,本宗当原宥之,不得概作不孝论。如果有不孝情事,无论嫡继,一例治罪。
禁乱伦(第十一)
夫妇之分,尊于我者,犹我母也;妇之分,卑于我者,犹我媳也。苟乱其伦,是人也而禽兽矣,男女均宜逐出,不准入祠入谱。至若孀妇坐幽室,登空床,以之死靡,他自矢不悯之而污之,是败人之节也。闺女身如白壁,一有玷碍,难于归,是败人之名也。败人名节均宜在祠内笞责。倘有横暴之徒,强奸妇女,笞责尤宜加重。如属同族,仍宜逐出,不准入祠入谱。
禁嫖荡(第十二)
男女之欲,人皆有之,然不知耻而苟合,则近于禽兽矣。不但良家妇女不可其失食(身),即贱如娼家,亦不宜宿使。非以礼禁之,将交结淫朋,视田谷为泥沙,轻银钱如草莽,破家荡产,往往有之。况绝嗣之坟墓,无非好色狂徒,妓女之祖宗,尽是贪花浪子,其孽报尤可畏也,家长宜及早扑责锁禁,使之痛惩。
戒邪淫(第十三)
妇人主中馈,务纺绩,事针纫,不明乎此而好吃懒做、性嗜赌博、轻出游戏,不知羞耻,又或引三姑六婆入门,如所称娼优道尼、命相齐婆龟灵姑之类均是淫盗之媒。凡红粉倚市、绿黛媚人,不顾父母之遗体,其由于已无操守者,固多其由,于人有引诱者亦复不少,均宜戒之,敢违者罚。
禁赌博(第十四)
士农工商,各勤其事。近有赌博之徒,荒废职业,如狂如梦,典衣罄产,皆所不顾,若不严禁,何以挽其颓风。自今新正前七日及亲朋往来,姑弛其禁。日后凡摸牌及樗蒲局一切赌博概不准开,敢违者罚。
禁盗窃( 第十五)
贼盗乃王法所不宥。宗族中如有人劫掳人家,图财害命,及为票匪者,族长即令自尽。若盗猪牛鸡鸭、鱼菜竹木、五谷等物,族长责罚示警。其义男犯者,罚其主。若家人私取外人财物,主人即送财物给还失主,仍重责家人以谢罪,不得徇私庇护。
禁诈伪( 第十六)
忠信传家之本。尝有诈伪之徒,或谤言败人之德行,或冷言启人之争端,或假手他人而报复私仇,或阳为公道而阴受贿赂。以口舌则密饴,以踪迹则鬼蜮,以心腹则蛇蝎。究其罪,与奸盗同科。律有明条,犯者宜斥之逐之。
附:削不入谱
子孙不孝不悌、渎伦伤化、作奸犯科及娼优仆隶,寡廉鲜耻、有玷祖宗清白者,概削之。若无知偶犯,一经惩责即改过自新者,故从宽宥,以励将来。
妇丧夫再嫁者、同姓为婚者、同族乱配者,概削之。更有大故被出者,亦削之。若不当出而出,而后其子迎归者,公议准其入祠,谱亦照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2

主题

0

好友

1776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3-12-9 14:51:08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李思勤 于 2015-1-9 15:18 编辑

有祠堂的大家族一般都有家法,不过现在小家族越来越多,家法虽然不民主,但是约束族中弟子的行为这就是它的优点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义门李氏 ( 皖ICP备12017169号 )  

GMT+8, 2019-5-23 13:42 , Processed in 0.04565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